第一章 人面桃花

  早春,扬州,大明寺。

  那正是桃花如粉的时节,满树柔艳之间,静澄法师席地而坐,苦思无常之真谛。

  明月披着一袭轻衣,粉红下压着雪白的长裙,咯咯轻笑着跑在大明寺后园的碧桃丛中,后面两个丫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静澄法师叹息一声:凡夫俗子便是如此,每当这春暖花开的时节就欢欣喜悦,哪里想到那荣华凋尽的悲凉?白马西来,我佛正法也流传了这么多年,可世事无常的真谛又有几个人参得透?他本不喜有人在这禅宗净地大呼小叫,打搅菩提清修,可无奈这明月却是扬州二品都指挥明承烈的独生爱女,纵是主持大憨禅师也无可奈何。何况他只是在此挂单修行呢?

  好在粉色的身影和笑声一起远了,就快要融进那桃花深处,静澄法师又能静下心来苦思了。他本是少林武僧,年轻时一身童子功修为过人,也花了不少工夫,所以在禅定之道上就差一些。倒是弟子相忘年纪轻轻,反而更能澄静心智,静澄心里也甚是欣慰。

  正想到此处,那清亮的笑声竟然断了。静澄也不欲管它,只摒去杂念,继续沉思。一会儿只听见那明月小姐清脆的声音传来:喂小和尚,你怎么不打啦?咯咯的笑声又响在前面的一片桃花间,但却无人回答。

  片刻,又是明月的声音:呆和尚,你叫什么名字啊?这回不笑了,有些生气的样子。还是没人回答。好半天,才是一个闷闷的声音:相忘听这声音,就可以想像说话人慌忙跑开的模样。话音没落,明月又是一阵咯咯的笑:小苏,小菊,这和尚真有意思然后是一阵女子的低语浅笑,然后静澄就看见徒弟相忘慌慌张张地抓着光脑袋向这边走来。

  其实,那天明月心里烦得紧,过了这个月十六她也就满十六了。女孩儿家到了这个年纪也就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何况她爹明承烈掌握着扬州道的兵事,位高权重,断然不能让女儿留在家里,给人说三道四的机会。

  虽说明大小姐的容貌家世都是冠绝扬州的,连瘦西湖的姑娘们都知道明将军的女儿光彩照人,是一等一的佳人。但麻烦的是明大小姐并不想嫁人,而且,明承烈想遍了全扬州的豪门公子,才貌让他满意的竟半个也没有。虽说如此,女孩儿家总要嫁人,求亲的人还在一堆一堆地踏破门槛。明夫人已赶着教明月女红了,明月心里一怕,只好说要去烧香还愿,才跑了出来,她是宁愿躲在和尚堆里也不愿意捻针拿线。

  满树的碧桃开得正灿烂,层层叠叠的花瓣攒在一起,好似堆起一树树锦云,她一跑起来,落花洒了满头,倒像是寿阳妆了。跑了半天,越来越觉得无聊。这时候,那个打拳的清俊小和尚就出现在了桃花里。

  打拳明月也不是没见过,她爹行伍出身,身手不凡,从小看到大的,却没有哪次有这小和尚打得好看。和尚的拳不凶,却带着柔柔的劲道击向落花。拳脚舒展开来,月白色的僧袍带着风声,下摆和衣袂都飘荡起来。尤其是那一套十八连环,衣袖被柔而劲的拳风激得如流水似的,花瓣迎着拳荡起又落下,明月就有点看傻了。

  好在两个丫头也看傻了,明月还是最先明白过来的,然后是那个小和尚。和尚拳路一转,就注意到旁边莺莺燕燕,三个女施主都在看着自己,他先是红了脸,然后低了头,但拳路却还是拉开的。看着那情景,明月一下子就把女红的烦恼事给忘了,笑着喊了声:喂!小和尚,你怎么不打啦?小和尚愣了半天,抓抓脑袋,然后低头擦边走了过去,嘴里不知道嘀咕些什么。走过明月身边的时候,明月忽听见那小和尚嘴里念叨:杀生、偷盗、说谎、饮酒、娶妻杀生、偷盗、说谎、饮酒、娶妻

  明月有点生气,当小和尚作弄她,可看着却又不像。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张口就问他名字。和尚仍是缩着头往前蹿,直到转进一片桃花里,才又挠了挠脑袋,低声说:相忘话音甫落,人就不见了。明月不知道和尚在和她打机锋呢?还是和尚真有这个怪名儿?只得和丫鬟笑着走远了。路上一想到大明寺里竟有这种呆和尚。就不由得要笑,强忍了好些次。

  晚上明月在家睡觉,想着没准什么时候就要给爹娘打发出去嫁人,所以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瞧着朦胧的树影摇晃在碧绿的窗纱上,忽然想起了白天的小和尚,于是脑里浮现出碧树红墙,一个清俊的小和尚正在花园里打拳。想着和尚抓脑门的样子又笑,笑着笑着又想和尚现下在做什么。

  这时候,相忘正在月下打罗汉拳,一套拳收了,抬头就看见明月在天。不知怎的,忽然又想起那个粉色衣裙的女施主,还有唧唧咯咯的笑声。他看着月亮出了一会儿神,就和师兄们回去睡觉了。

  但少年心性总是跳脱的,过了些天,念了些经,和尚就把粉色衣裙抛在脑后了。明月也忘记和尚的样子。就这么,她满十六岁了。

  明月的母亲是个很有妇德的诰命夫人,催女红催得越来越紧。终于有一天逼急了明月,她又去大明寺还愿了。大明寺实在太大了,到处都是青瓦红墙光脑袋,怎么看也没分别。明月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自己到哪里了,随身的小苏小菊也丢了。看着日色将暮,她就准备自己先出去,反正车马和小厮就在门口候着,谅丫鬟们也跑不远。将门出身的女孩儿胆子就是大些,想着从桃花园里穿过去更近一些,也就狠心钻了进去。

  但路越走越黑,这树雪桃园是大明寺一景,桃花种得密密层层,若云若雪,道路三绕两弯,一会儿就把明月看头昏了,好半天也没觅着出路。看着太阳落山,桃花园里越来越黑,明月急得跳起来,边走边能听见自己怦怦的心跳。

  月亮慢慢升至中天,明月远远地看见月光下,有个泛着青光的脑袋,不觉笑了出来,所有的不安都烟消云散了。走到近前,就看见那小和尚端然枯坐,宽大的僧衣垂落下来,整个儿把身下的蒲团盖住了。

  和尚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女施主蹲在自己旁边,好奇地瞪大眼睛看自己。

  明月看了几眼,也觉出些禅意来,殊不知和尚正在打盹。她踮着脚尖走近和尚,定睛一看,竟是那个打拳的小和尚!她虽觉打搅和尚参禅不好,可又忍不住好奇,凑近了去瞧,月光下,和尚一根根眉毛都很清楚。

  明月一点声音也没弄出来,不过她的衣服是熏了龙涎香的,那股幽香惊醒了和尚的春秋大梦。和尚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女施主蹲在自己旁边,好奇地瞪大眼睛看自己。靠得实在太近了,和尚吓得连呼吸也不敢,一呼吸,气就会吐到明月的脸上。

  明月问道:你叫相忘?她依稀还记得和尚的名字。和尚嗯了一声,往后缩缩脑袋。两人就这么对望着,许久都没有移开目光。其实和尚不是想看明月,他是给吓傻了,明月也不是想看和尚,和尚突然张眼,实在是出人意料。她平日里虽无拘无束,但此时也乱了手脚,面红过耳。心里想:跑到和尚身边凑着看,确实是冒失了些。

  忽然,他们听见了狗叫,几只火把闪烁着过来。来的是扬州丝绸大户年家的小公子,也是来上香回去晚了,打算穿园而过。年小公子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上香是他爹逼他来的。其实一听他的诨号就知不是善类。他叫狗霸王,一是因为欺男霸女,二是因为他手里总牵一条金毛大狗,说是塞外种,咬起人来尤其凶狠,寻常武师两个都不是对手。

  年公子就着月光,远远就看见了两件物事小姑娘和光脑门。在他一想,这再明白不过了,必是花和尚在这里偷情。那姑娘纤纤的腰,身形修长,虽然看不见脸,想必也是个少见的佳人,焉能让和尚占了去?年公子当即打定主意,断喝一声:哪里来的小姑娘臭秃驴?胆敢趁夜私会,背人偷欢?看本公子捉奸成双,将你们扒光了示众!麒麟,上,咬小秃驴!

  年公子一松手里的绳子,那头叫麒麟的金毛大狗化做一道闪电,直蹿向前,眼看就逼近了二人。但常言道物似主人形,这条猛狗对咬和尚竟然没什么兴趣,忽地离地三尺,大嘴一张,就对明月狠狠咬下。那白生生的利齿在明月眼前一闪,她尖叫一声,抱住了脑袋,头脑里一片空白,耳边却响起呜嗷一声哀鸣。就在这一瞬间,和尚的拳头越过她的肩膀,砸在了狗脑门上。麒麟可怕的势头消失殆尽,软绵绵摔在地下。明月悄悄一瞥,那狗打个滚又爬起来,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跑回主人身边去了。

  小和尚就在明月身边,其实他个头还是很高的,明月也只到他胸口。这时候明月一个劲地想贴近和尚,好像这世上除了和尚没什么可依靠了。和尚那袭月白的僧衣打着补丁,干干净净,明月在上面能嗅到太阳晒过的味道,干燥而温暖。于是她悄悄扯住了和尚的袖子。和尚却没在意,他只是使劲地盯着年小公子。只见年公子气得发疯,大喊着:上,上!敢打麒麟!给我打死那贼秃!于是几个跟班一哄而上,逼了过来。

  和尚觑眼看看天色,心道:要再打么?觉得打人终是不好,再三思索,还是没什么好办法。不由叹了口气,道:也只得如此了。两步走到桃树前,念一声佛,说道:善哉,善哉!右臂一晃,扫在树干上,然后收了拳,低头走回明月身边。那拳打得轻飘飘的,好像他只是摸了摸树干,桃树晃也不见晃一下。

  一班人嚎着冲到了和尚身边,拳头刚举起来,就觉不对,低头一看,只见脚下的树影急动,身后咯的一阵响。几个人慌忙回头,只见碗口粗的桃树直压下来,乱花纷飞。桃树从中而断,断的地方正是和尚拳打的所在!

  众恶徒愣了瞬息的工夫,齐声嚎起来:啊!杀人啦!杀人啦转眼便跑得不见踪影。明月也愣在那里,看着和尚挠着光脑袋。和尚注意到她的眼神,不好意思地笑笑。明月忽然发现,和尚的笑容其实也蛮好看的。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江南作品 (http://jiangn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