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破茧成蝶

  第二天早晨,相忘跃上屋顶取下了酒坛,四周还弥漫着淡淡的酒香。

  据说,昨夜有人孤身闯入了层檐深院的龚家,使一柄青色的剑。有人说龚家的内院每一块地砖上都有血迹,后来不得不全部换了去。有人说那一夜龚家的夜猫子叫得特别凶,一定是遭了血煞。还有人说那人的剑光挥舞起来竟然有十几尺长,任谁都挡不住一剑。

  什么样的传闻都有,大家看见的是龚家父子俩还活着,龚家的十八护院却只剩下一个人,他瞎了一只眼,断了一只胳膊,只是不停地喝酒。围在龚府门前的武林好汉渐渐都散去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相忘知道师父有整整一个月都彻夜不眠,他也明白师父在等谁。从那一夜之后,相忘再也没有见过慕容真一。

  明月还是天天往大明寺里跑,相忘念经,打拳,陪她。相忘不知道什么是魔道,可是他害怕,害怕某一天明月不再来看他了,所以无论将来怎样,和尚还是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明月一边缠着明将军,让父亲不要把自己嫁出去,一边想方设法与和尚相聚。她也不知为什么想和和尚在一起,但她明白,自己是真的想要和尚陪着她。这也就够了。

  花开的季节本不长。冬去了春又来,明月十七岁了。

  桃花终于又开了,但相忘却不开心。明月这些天说的话越来越少,常常看着桃花出神,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相忘问她,她只是笑笑。她笑得那么涩,即使是和尚也看得出来。

  算起来有十二天都没有来了!屋檐前垂着雨帘,和尚坐在殿外,望着阴霾的天空,脑子里想的都是明月。是啊,好些天都没来了,和尚隐隐不安。相忘!身后有人叫他。小和尚忙回过身来,寺监将一封信递给他,眉头狠狠地皱着,刚才一位女施主来寺,要将此信予你。相忘接下了,寺监回身就走。请问小和尚轻声问道。寺监不耐烦道:什么?

  和尚道:那女施主可有说什么?明月来而不见,是从没有的事,相忘不禁奇怪。寺监没好气地答道:没有!好像是明小姐的丫鬟,送了信就走了。丫鬟?和尚摸不着头脑,犹豫着打开了信封。

  十一岁的小和尚惠海披着蓑衣在院子里扫落花。远远见师兄相忘静静地站在大雄宝殿下,捧着一页信笺。扫完了东院,花瓣都堆起一小堆了,惠海再看,师兄还在那里读那页信笺。又扫完了西院,师兄也依旧在读信。透过濛濛的雨,看着相忘孤零零的身影,惠海觉得有些奇怪,于是他去扫中庭的落花。扫到大殿前的时候,他看见一页湿透的信笺落在地下,雨把墨迹全都打成一片。再抬头,师兄已经不见了。

  漏声尽,月寒,晚钟如催。相忘虔诚地跪在老和尚面前,颤声道:师父静澄长叹了一声,缓缓道:今日明将军送来三桌素席,说下个月就是嫁女的日子,佛门弟子不便观礼,就先送了斋菜来。这些,想必你该比师父知道得早吧?

  相忘神色木然,轻声道:师父,弟子知错。静澄摇头道:你无错,你是心乱了!相忘道:弟子知道。静澄道:知道又有什么用?这次龚天冶施主求皇上下旨,将明小姐许配给龚家的公子,此天数,非人力,你可知道?相忘道:弟子知道。静澄注视着他:为师却深为你庆幸,你可明白?相忘摇头:弟子不明白。

  我说个故事与你听。静澄娓娓道来,曾有个牧羊人,积累了不少钱财,只是没有妻室。于是有人骗他,说我能为你娶妻,你且将钱予我。牧羊人欢天喜地,拿钱给他。数月后,那人归来说,我在远方为你娶妻,你且给我钱,我为你造屋。牧羊人更喜,又拿出大笔钱财。再过些时日,那人来说,你妻子为你产下一个孩子。牧羊人喜不自胜,把钱财多多给予那人,请他照顾家人。可又过了一段时间,那人却来说,你妻儿俱已病死。牧羊人觉得家破人亡,顿时痛哭流涕。

  相忘茫然道:弟子还是不明白。静澄缓缓道:牧羊人一喜一悲,全是惑于外物。他本无妻室儿女,则无可悲喜,但他为那人所惑,以为有妻有子而后失去,所以有了得失的计较,也因而心乱。那人即是外魔,牧羊人却是心魔,看不透无常之理,因而苦痛,就是尘世人们的迷惑了。

  相忘一呆:弟子静澄叹道:你明知早晚是这个结果,又何必苦苦纠缠于心?倘若你未曾遇见明小姐,你的心就是空的,空则不痛!可是如此?相忘低下了头,说道:是。静澄神色一肃,说道:可是你为明小姐的美丽所惑,泥足深陷,因此才有今天的悲伤。那尘世繁华便如千丝万缕,你自己却是条蚕,以这些转瞬即逝的繁华结茧自困。茧外是佛门,茧内是苦海!你一心执迷,就是师父也救不得你!

  小和尚跪在了静澄座前,合十长拜:弟子弟子该怎么办呢?静澄沉声道:破茧。相忘问:怎么破?静澄悠悠一叹:相忘!

  长街红了,红遍长街的是爆竹的碎片,锣鼓吹打中,大红的花轿过去了,去得越来越远。

  今天是大户龚家迎娶明将军千金的日子,满城人都去看了,大明寺外的长街上人山人海,热闹不下新春。可是桃花谢了,春已残。

  大雄宝殿的袅袅香烟中,相忘在念经,静澄远远地看着弟子。相忘再也没有说起明小姐,静澄知道一切都好了,就算相忘的心里还有些不舍,天长日久也会淡去的。人世间这些虚幻的繁华,哪里强得过佛门正法呢?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竹声里,相忘说:阿弥陀佛。

  又过数月,已是深秋了。大明寺外人声鼎沸。今天长江泛滥,扬州道几近颗粒无收,龚家囤积了大量的米粮,却不降半分价格。饥民蜂拥入扬州就食,大明寺正在施粥。城内的饥民还可以乞讨,城外却已经不必如此。

  野间,人相食。这是那年大灾后史官所书。祸不单行,扬州布政司宗寒和扬州官员七十一人弹劾都指挥明承烈谋反,明承烈的亲家龚天冶大义灭亲,向朝廷呈了不少证据。明承烈已经下狱,只等朝廷钦差。

  有人说明都指挥并没有谋反,只是龚家买通宗寒扣住朝廷救济的粮食不发,明承烈仗义直言,扬言要上告朝廷,却被龚家抢先动手。扣粮不发是死罪,龚家可不愿意死在这上面,固然是联姻之亲,也只好痛下毒手了。但没多少人有心管这个,大家都在想方设法囤些粮食,不饿死是最要紧的。

  相忘也不关心明将军是否真有其罪,可是他心乱,前所未有的乱!明月现在怎么样了?夜深了,他在大殿打坐。相忘!身后有人叫他。和尚回头,寺监将一封信递给他,低声道:刚才一位女施主来寺,将此信给你。相忘接下了,寺监又悄声说,明小姐的丫鬟。相忘急忙扯开信,还是那歪歪斜斜的字迹:相忘,快来救我!月

  五、两两相忘

  惠海晚上起来如厕,只看见屋檐下师兄长身而起,风一般冲向僧房,身后一页信笺飘落。惠海吓傻了。

  等相忘到僧房外的时候,睡着的师兄弟都被惊醒了,一阵冷风卷了进来,相忘高大的身躯遮挡住月光出现在门口。那一刻,没有人敢说话。

  相忘握拳砸在地板上,木屑飞溅,他从地下提起了一只竹箱。一阵呛人的灰尘味,相忘揭开了箱盖少林的木叶甲!这是相忘从来没有用过的,他习武,他修佛,可是当他有一天真的穿上这甲,他已经忘了佛,他就只是一个武者。静澄将甲给他时说过:我不希望你用它!

  相忘用掌宽的黑带将甲和袈裟束在一起,深深吸了口气,大步踏向门口。他拉开了门,门外,静澄悠长地诵一声:阿弥陀佛!相忘几乎落泪:师父弟子知错,师父让我去吧!静澄道:你真要去,师父不拦你,可怜魔还在心中。相忘哀告道:师父,弟子知道罪孽深重,可是人命关天,难道袖手旁观吗?静澄道:心魔!你关心太甚了。那封信我已经看过了,明小姐要你救她,可有说原因?相忘摇头:没有。

  静澄道:尘世中有多少情胜得夫妻之情?相忘依旧摇头:弟子不知道。静澄道:少有。纵然龚乾有加害明将军之意,也不致狠心加害妻子。何况明小姐一介女流,又能如何?龚乾果真会多害人命吗?所以明小姐多半只是任性罢了,而你相忘一呆:师父是说

  静澄道:关心则乱!乱?相忘心里一惊,自己可不是乱了么?静澄口中言语急若珠炮:你就是那个牧羊人,你的心不明,你还在茧里。所以明小姐只言片语都让你不知所措,看看你脚下!

  脚下?相忘低头,脚下是一地月光。静澄道:你是陷在水里,明小姐是那水,你出不来!他长叹一声,人本无牵无挂,心空如鼓,而音自洪亮。若是纠缠于俗务,便如鼓中败絮,再也响不起来。你心里是魔,自陷空幻,却还执迷不悟!你去,你去,你去了又能如何?你真救得了明小姐?你只是把自己扔进了无边苦海,你还有什么脸称佛门弟子?为师不如超度了你这个孽障!静澄举掌作刀,如风雷般击下。一阵刺骨的疼痛,相忘觉得身体在一瞬间被劈成了两半!但掌上的真力,却收在相忘肩上,何去何从,由你自己!相忘汗透僧衣,冰凉地贴在背脊上。

  水,苦海,十年禅修,自己却还在苦海中牧羊人,自己;他远方的妻儿,自己的明月,皆是空幻。原来都是自己错了,牧羊人并没有妻儿,而明月又与我何干?莫非只是自作多情?人在茧中相忘忽然觉得喘不过气来,忽地叫道:师父静澄冷道:你不走么?相忘连连叩首,泪如雨下:请师父超拔弟子脱离苦海!静澄笑了,说道:我无可超拔你。相忘急道:师父?静澄微微一笑:一念而通,你已经不在苦海中!相忘怔怔地看着静澄的笑容,许久,终于合十一拜:谢师父。不防静澄双眉斗立,沉声道:这个月初七,和我去龚家!相忘一惊,说道:师父?

  静澄道:明将军受冤太深,龚家父子十恶不赦,师父修行浅薄,不能以佛法化解冤孽。所以他从僧衣下取出戒刀,拔刀,刀已断,静澄笑了笑,刀虽断,毕竟还在!相忘肃然道:师父难道要以杀止之?

  静澄道:不错!前日独石剑周大侠得了消息,钦差还有半个月到扬州,龚家害怕露出马脚,决定先下手为强,冒充劫狱先杀明将军灭口!何况龚家手里还扣着五万石救灾米粮,龚家不除,扬州城里就日死百人!正好从初七开始,龚家又要开坛讲经,借佛为魔。可惜龚家父子武功都趋上乘,为师一个人恐怕力有不逮,可是只要有你相忘精神一振:弟子明白!静澄道:不必留情,杀而走,我等已经无情可留!相忘道:是。

  静澄挥手:去吧相忘正要退出,静澄忽然悠悠地道,徒儿,师父这样,你怕不怕?相忘道:心中无物,则无可畏惧,弟子明白了。

  好!静澄若有所思,你比师父强,比师父强静澄抬头望着天上弯月,暗暗叹息;慕容,想不到最后你我还是一样。

  十二月初七,雪漫天。

  龙山炉内小篆香,龚家的大厅上,龚氏父子亲自陪静澄师徒寒暄。一杯香茗,几样素点,颇是精致,毕竟静澄是扬州城里数一数二的高僧。

  相忘喝了口茶,又看了看师父,只等那声轻咳。木叶甲就穿在僧衣下,他已经不怕穿它了,因为他绝了尘心,那么穿不穿甲,也就与心无关了。

  师父还没有动手的意思,相忘转眼看向窗外,飘飘洒洒的漫天大雪。那年大雪,明月去看他,双手冻得通红,睫毛上都是雪花。相忘很安静地想,现在的他无论怎么想,都不会再动心了心止如水。

  (忽然间,一股柔风吹过,好似清风卷起落花。柔劲满衣,拳追落花,在千钧一发的关头,相忘的大慈悲伏魔拳施展开来。)

  少爷!一个护院闯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女子,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她的脸。这个贱婢想要逃走!护院把那女子扔在地下。这些小事你该知道怎么办,没看见贵客在此么?龚乾大怒。

  是!护院慌忙拉那个女子下去。这个时候,掩在头发下的眼睛看见了和尚。就在一瞬间,那僵死的眼睛忽然锐利如刀。和尚觉得自己的脸被割着了。然后他看见了那张脸,小苏的脸。小苏是明月的随嫁丫鬟。

  忽然间,奄奄一息的小苏喊了起来,好像一种古怪的力量注进了她身体里:小姐死了!小苏疯狂地笑,指着龚乾,指着龚天冶,指着静澄,最后是相忘!小姐死了!相忘木然地看着疯狂的小苏。是你逼死她的!凄厉的叫着,小苏像无家的厉鬼。叫她住口!龚乾大惊且惧。

  棍棒砸在小苏的后脑上,小苏倒下了。血浸透了长发,滴在鲜红的地毯上。一切都凝固在那里,相忘眼前只有一片鲜红。把这个贱人拉下去医治,谁要你动手的,给我先抓起来!龚天冶大惊,他知道人死了,但是先要瞒着和尚们。

  尸体被拖了下去,护院被带走了,龚天冶歉然地道:家人愚鲁,不守规矩。静澄愣在那里,只看见徒弟把茶盏稳稳地搁回桌上,一滴水也没有溅出来。徒弟还能出手么?他的心乱了没有?可是机会就在眼前,龚家父子走到了身边,机不可失!多年的江湖生涯让静澄毅然地赌上了成败,微微咳嗽一声,刀光如炽,半截戒刀已经陷进了龚天冶的胸口!

  龚乾尚在六尺开外,大惊之下,忽地摆出了一掌按地,一掌托天的架势。静澄心头一惊:千碎小梅花掌!一惊之间,忘了拔刀,忽觉手臂一紧,已被垂死的龚天冶死死握住了!龚天冶双目吐出灼灼毒焰,双手如铁。静澄猛力一挣,竟然没能挣开。龚乾双掌一动,至阴的掌力汹涌而来,如涛如浪。静澄心宣佛号,闭上眼睛。

  忽然间,一股柔风卷过,好似清风卷起落花。柔劲满衣,拳追落花,在千钧一发的关头,相忘的大慈悲伏魔拳施展开来。拳路如一江流水,无始无终,拳风后的和尚衣袂翻飞,飘然若舞。

  一记,两记,三记,四记只在一眨眼间,相忘击退龚乾七步,整整十八拳都击中了!可是相忘的拳没有停,双拳几乎是黏在龚乾的身上,连环生灭,一轮又一轮的十八拳击打在龚乾的胸口,直到龚乾最后踩烂桌椅靠在了墙壁上,相忘的拳方才停下了。

  龚乾瞪大眼睛,惊惧地看着和尚,而后千万道柔劲在体内爆发出来,后背上的血肉骨骼一起炸开,硕大的血斑染红了整面白墙

  静澄看着徒弟,神色有些恐慌,他不知道徒弟出拳的时候心是如何的。如果他的心仍静,那么他已彻悟了,如果是要报仇的凌厉之心,那么徒弟已经彻底入魔!

  可是徒弟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一缕血丝划过嘴角,第一拳击出的时候,相忘也中了一记千碎小梅花掌。相忘垂首合十,低宣一声佛号:善哉,善哉,阿弥陀佛。脸上庄严如佛,似乎带着无限慈悲。静澄笑了起来。

  两个和尚打死龚家父子又出逃的事第二天就传遍扬州。龚家无主。明承烈也终于撑到了钦差来的一天,三部会审之后,立判明承烈无罪,官进一品。而龚家抄斩二十四人。以明承烈为首,地方官绅联名上书,赦了静澄师徒无罪,请回大明寺。而明月被葬在扬州城外,起烈女祠,嘉奖其为父身死。人们都在猜测明月究竟是怎么死的,很少人当真知道,只有她的丫鬟小菊说:她是等死的。

  逃亡了三个月,静澄师徒又回到了大明寺。又是满眼桃花,相忘静静地看着,低宣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静澄很高兴地看见徒弟真的破茧成蝶,了悟正法。相忘不再是那个不知所措的小和尚,在他每一次念佛的时候,静澄能感到他心中的平静脱幻悟真后的平静。

  当相忘又一次看见那间小禅堂,对静澄合十道:师父,弟子觉得有很多道理尚要思索,可否准许弟子在此闭关?静澄应了,于是沉重的大门把相忘独自锁在了鱼篮观音像下。相忘背后的阳光一丝一丝敛起,静澄看着门上最后一丝缝隙也消失了,不禁感慨,自己多年修行也未得的,徒弟竟然从爱恋中悟了,也许是造化吧?

  一个月了,相忘没有出关。静澄也不催他,佛门本应如此。

  直到那天黄昏的时候,静澄忽然在自己禅堂前闻见了酒香!推开大门,慕容真一懒洋洋地坐在自己的床上,左手提着一壶酒。他的右臂已经断了。和尚!论起当杀手,我是不如你。慕容真一大笑。静澄也笑了:你真的没有死!慕容笑道:哪有这么容易死啊?生死百年,我还没有看尽花开呢。静澄也是大笑,虽然断了胳膊,毕竟当年的慕容真一又回来了。

  小和尚呢?慕容真一问。静澄得意笑道:相忘大彻大悟,闭关了。大彻大悟?慕容真一吓了一跳,和尚,什么叫大彻大悟,你不是疯了吧?静澄道:还要戏说从前啊?他笑笑,把事情从头到尾说给了慕容真一听,直说到斜阳将尽。

  慕容真一静静地听,可是静澄发现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突然,慕容真一跳起来,大吼道:他闭关多少日子了?静澄恍然有悟:一个月。

  清光流溢,慕容真一挥剑将大门破为两半。厚重的灰尘,寂静的黑暗,徒弟还枯坐在那里,一切就像一个月以前那样。只是有一股淡淡的臭味所有送进去的食物都没有动,早已经腐坏了。小和尚慕容真一忽然不动了,静静地站在背后看着枯坐的相忘。小和尚!慕容真一仰天长啸,回头凝视着静澄,目光里不知道是悲是怒。

  僧众一起拥进了小禅堂,主持大憨伸手去拍相忘的肩膀,相忘没有动。他又去拉他,这一次,相忘倒在了地下,坐着倒在地下,面色如生,平静得犹如死水。这是大憨骇然地看着静澄。静澄没有说话,他只听见旁边僧侣们狂喜的呼喊:坐化!是坐化啊!高僧啊!高僧啊!相忘坐化成佛了!相忘大师坐化成佛了!慕容真一转过头来,眼神如刀,扫视着狂喜的僧人们,忽地吐了口唾沫,冷笑道:坐化?高僧?成佛?我呸!

  消息传得很快,谁都知道相忘大师坐化成佛了。相忘的遗体被封在荷兰缸里,烧了一日一夜,烧干了,没有烧化。朝廷十分惊叹,拨了五百两黄金,把相忘塑成了金身供在大明寺里,供万人瞻仰。

  又过了一年,桃花再开的时候,静澄又闻见酒香,在小禅堂里,供着相忘的金身。青衣长剑的慕容真一醉在长明灯下,他又回来了。

  小和尚,早知今日,我真该让你去做马贼,再去杀了你!慕容真一长声大笑,越笑越狂。忽然,他不笑了,故人到此,何不相见?静澄走进了禅堂,看见慕容真一似笑非笑,和尚,你不致也像那些秃驴一样相信你徒弟成佛了吧?静澄迷惑道:我不知道。

  慕容真一冷笑道:你徒弟死了,其实不用隐瞒,你徒弟是死了静澄道:那为何尸身不朽?慕容真一道:他的大慈悲伏魔拳是你我合创,其中有我派内功。我酒色一生,死了你也可烧烧,同样不朽。

  静澄抱住最后一线希望:可是他毕竟悟了。慕容真一瞪眼怒道:悟个屁?悟到了什么?悟到了死!他的心已死了!人死只是早晚。你不让他选当不当和尚,你连他爱不爱别人都不让他选。你什么都不知道!人生百年,你连爱惜二字都没有领悟出来,还妄说什么正法?他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相忘的金身,小和尚啊,我不是给你说了么?人生百年,又有多少值得珍惜?留住一点也是好的,要什么不朽?要什么永生永世?最终只是一个后悔莫及。你死得好,你死得好,心已经死了,人怎能不死?

  慕容真一向静澄微一冷笑,对着相忘叹道:我负了你!小和尚,我不该由着你师父。谁叫慕容真一也有破不下面子的时候?别留在这里了,我带你走吧,算还你一次情。晶芒闪灭,慕容真一的剑将相忘的金身劈成碎片。他拉下一张帷幕,包了散碎的金身,扬起空空的右袖,大笑出门。

  桃花开了又谢,慕容真一再也没有回来,静澄也没再收弟子。直到若干年后他圆寂在桃花间,一代高僧再也没有留下一个字的佛法。

上一章 回目录 返回列表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江南作品 (http://jiangn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