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喝酒

  最后果真是“计算机vs国政”,双方大概足足有二十多个男生在体育馆里动手了。要不是当时围观的外系人也多,场面估计会不堪设想。尽管如此,侯通海为首的校警队赶来的时候,乔峰已经把慕容复的鼻血都打出来了。

  事情后来是这样解决的:

  以计算圆周率而闻名的计算机系主任冲虚,和作为中东问题研究专家的国政系主任方证一起去了校内派出所,和侯通海一共三个人开了个小会。

  冲虚说:“呵呵,体育活动,以前的学生也闹过一点,年轻嘛,常见。”

  方证说:“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大事,说是说打架,也没什么人受伤,大概也就是有点急了推搡几下。食堂卖饭有砂子还有学生和大师傅推几把呢。”

  侯通海提醒说:“有一个学生流鼻血了,还有好几个扭伤的呢。”

  冲虚说:“呵呵,流鼻血算什么受伤,汴梁最近天气太干,外面修路的灰尘又大,我们系好几个教授也流鼻血了。流鼻血不算受伤。”

  方证说:“呵呵,就是,我们家夫人前天买菜还把脚歪了呢,没什么没什么。”

  侯通海又提醒说:“可是一体的地板也给划伤了。”

  方证说:“呵呵,体育那边有钱,划伤了修修就好了,几个钱的事情,犯不上为难学生嘛。”

  冲虚说:“就是就是,张三丰他们才不在乎那点维修的小钱呢。”

  侯通海终于明白过劲来了,急忙点头说:“那和我们校警队没什么关系,系里还是自己给个处分算了,其实我们也很忙……最近幽明湖那边强xx的案子还没查出什么消息呢。”

  方证很严肃地说:“小侯,不要老说什么强xx案,搞得校内人心惶惶不好。”

  冲虚也补充说:“可能只是偶然,不要让学生们传来传去。”

  ……

  ……

  总之,后来乔峰和慕容复两个被简简单单地拎回系里,一人写了一个检讨,给了一个警告处分就算结了。有时候很多事情都可以大事化小和小事化了,汴大里面校规的松紧从来不是问题。

  乔峰回到宿舍的时候,康敏连检讨都帮他写好了。康敏拍了拍乔峰的肩膀说:“康姐晚上请你吃饭。”

  “水煮肉,樟茶鸭子,酱肘花……”康敏漫不经心地扫视着菜谱,看见一个点一个。

  乔峰坐在对面,有点好奇地看着她。还是早春三月,康敏穿了裙子。将近脚踝的黑色呢绒长裙,黑色的丝袜,黑色的皮鞋,上身是贴身的黑色小毛衣,用一根黑皮带紧紧地束腰。惟有一头黑发还是按照老习惯用大幅的白手绢扎起来,随便地理在胸前。这套衣服更衬得康敏胸部丰隆腰肢纤细,颇有点体态妖娆的意思。乔峰多看了两眼,觉得有点别扭,康敏难得显得那么文静。

  “喂猪啊?”乔峰说,“那么多?”

  “就这些,”康敏挥挥手,把菜单还给服务员了。

  自从汴大大力发展校办产业后,南门外一溜墙壁十有八九给开成了饭店,一排大玻璃窗一直排到西边的小南门。灯火通明到深夜凌晨,这让大门值班室的彭莹玉很不满,老是夜深了还有半醉或者全醉的人出出入入。

  康敏支颐,默默地看着窗外车水马龙,也不和乔峰说话。车灯的光芒在她清澈的眼睛里一一流过。

  “小康?”乔峰在她面前挥挥手。

  “干嘛?”

  “不必那么客气吧?”乔峰耸耸肩膀说,“我也不是单帮你出头,慕容复那小子老拽啊拽的,看着就想灭他几次。”

  “我靠,废话多,”康敏说,“我今儿心情好出来吃饭,客气你个头。能喝多少喝多少。”

  乔峰真地喝了不少。他也很高兴,不过是个警告处分。而且康敏能和他一杯一杯地对干,两人足足喝了六瓶“汴啤”,乔峰顿时觉得生活很灿烂。

  康敏停了杯子:“我找到工作了。”

  “那么快?三月就招聘?”

  “看各人本事,”康敏说,“我是谁啊?”

  “什么公司?”

  “苏州,”康敏答非所问。

  两个人继续喝啤酒,康敏的脸渐渐地红了。

  “衰人,我认识你几年了?”康敏问。

  “快两年了吧?”乔峰酒量大,还算得过来。

  “你说我在汴大混得好不好?”康敏笑,“怎么给人骂成这个样子?”

  “别听慕容复瞎说,”乔峰狠狠地挥了挥手,“他妈的那小子嘴就是贱。”

  “不是他一个人说,”康敏摇摇欲坠了,“我知道系里说我这样那样的人多去了。我也不在乎,我男朋友是多,没准你也算一号。”

  “靠,那些人的话你也听?”

  “靠,不是说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康敏笑着骂了一句,“你康姐也是女的,还能不怕别人说?”

  “女的?”乔峰嘿嘿地笑,“我忘记了。”

  康敏没再和他一起笑:“乔峰,你说康姐这样好么?整天飘来飘去的。”

  乔峰愣了一下,抓抓头皮说:“也没什么不好吧,你乐意和这个好一阵那个好一阵,谁管得着?自己高兴就得,反正我觉得不是什么大事情。”

  康敏捧着一杯啤酒,眼睛在金黄的酒液后面眨了一眨,看乔峰,静了片刻:“说得也对,没人管得着,也没谁真有心情管我……”

  “再要两瓶啤酒,”康敏恢复了笑容,隔着桌子推了乔峰一把,“继续喝,儿当成名酒须醉。”

  酒是上来了,可是乔峰不敢喝。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康敏的眼泪缓缓地划过脸庞,从尖尖的下巴打落到玻璃杯里。

  “小康?小康?”乔峰赶快说,“没事吧?没事吧?”

  “没事……”康敏说。

  然后乔峰怔怔地看着康敏趴在了桌子上,双肩微微抽动着。

  那是乔峰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轻轻拍了拍康敏的肩膀,说:“小康不要哭。”

  康敏似乎根本忘记了她曾经喝到流眼泪这回事情,依然在国政系充当她大姐头的角色,绝对是慷慨妩媚全能型的人物,把系里系外不少男生耍得团团转,当真到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衣的高境界。

  乔峰和康敏的关系也是照旧的铁。乔峰当仁不让地成为新一届国政系学生会主席,是康敏跟系里推荐后又在选举里自己代笔给他写了稿子,引得暗地里有人说国政学生当权派居然开始搞继承人制度了。不过康敏不管这些,乔峰说学生会主席我也不想当的时候,一米六的康敏跳起来在一米九的乔峰头上狠狠敲了个栗子说你懂个屁,康姐看你专业课惨不忍睹,给你弄个主席玩两年,好歹以后保研也方便点。于是乔峰也只有从了。

  上课自习考试,上课自习考试,时间一天一天地过,过去的时间不再回来。

  等到乔峰在校外号称“旺夫楼”的“旺福楼”吃散伙饭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居然已经在汴大过了两年,于是他大口喝着啤酒说:“真他妈的快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江南作品 (http://jiangn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