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滑稽的转变

  床铺清空了,废纸扫掉了,刚刚打扫干净的宿舍却好像被一层看不见的灰尘罩着。凳子不见了,被子也卷走了,空荡荡的床上只剩下粗劣的床板,或许一角的报纸还没有撕干净。惟一带了点人气的是忘记拆下的晾衣服绳子,在窗口吹进来的风中晃晃悠悠。

  一如乔峰梦中看见的月亮。

  乔峰愣了一下,伸手去口袋里摸香烟。好在还有最后一根,他有些别扭地点上了火,转身默默地走出了宿舍。

  “女生楼不许抽烟,”楼长幽灵一样出现在乔峰背后。

  “靠,”乔峰皱了皱眉头,“男生楼也不准,回去问问你家老头。”

  楼长呆住了,她根本不理解乔峰的逻辑。女生楼楼长的丈夫完全没必要是男生楼的楼长,不过乔峰一厢情愿地觉得男生楼的楼长和她很般配而已。

  “女生都没有,也不是什么女生楼了,”乔峰挥了挥手,独自走出楼门,靠在空荡荡的自行车棚旁边,慢慢地抽完了最后一枝烟。

  据虚竹说,乔峰后来是给康敏去的那间公司打过电话的。可是康敏先是去培训,然后是去搞什么野外跋涉训练,再就是直接给派到海南去了。

  大约是三五个月以后,一个要去西域留学的老生回学校办成绩,凑过来到乔峰他们宿舍瞎侃,说着说着说到康敏。老生说康敏结婚了你们知不知道。虚竹说谁那么大胆子敢娶我们小康姐。老生说废话,世界上吃豹子胆的人多了,以前你们打球的小马记得吧?

  虚竹愣了一下:“马大元?”

  老生悠悠地吐了个烟圈:“人那叫有恒心,本来可以留在汴梁的,人不是为了追小康硬和她去一个公司了么?早就一起给派海南去了。”

  “我靠,”虚竹说:“马哥管得住康姐么?”

  “女生嘛,”老生离校几个月,分明是开了眼界长了阅历,此时潇洒地挥挥拿烟的手,“总是要嫁人的,小康可聪明,马大元对她好,她当然嫁马大元。女生老得快,以前追她那些男生靠不上,还是要找个靠得住的人,谁有时间跟那儿瞎耗啊?能年轻几年啊?”

  这时候虚竹看见乔峰拾起饭盆往外面去了,急忙说:“嗨,乔峰……”

  虚竹本来想叫乔峰帮他占座自习的,却听见乔峰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乔峰说:“马大元以前也就能拿拿篮板……”

  那天夜里,所有自习室都熄灯后,三教外面静悄悄地篮球场上乔峰在打球。

  没了三教的灯,只有报栏旁边的一点灯光照着篮球场。再,就是头顶的星光。谁也不在那么黑的夜里打球了,乔峰打。

  路过的兄弟说:“哟,这哥们猛啊,一个人打全场!”

  乔峰一个人打全场,豹子一样带球上三步篮,然后抢过落下的篮球再运向另一个半场,如风来去。一个又一个来回。

  上篮,上篮,再上篮。

  乔峰一个人静静地站在篮球架下,球滚着篮框落下,砸在地上砰砰地响。

  无人喝采。

  乔峰吸着那杯苹果芬达走出了图书馆,很酷地抬头看着星空,把手里的纸杯捏成一个纸团远远地投进垃圾箱里。

  旁边的学生都绕道走,觉得那时候的乔峰很有点黑社会老大出去砍人前的风范。那时候体育中心老是放港片,老大们出去玩命前都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大页的印刷白纸吹得窗前满地起落。这时候乔峰如果抽出一把乌兹把周围的人都摆平了,他就完美地诠释了这个场景。

  不过这里只是汴大,所以乔峰也只是嘴角线条拉扯开来,轻声而经典地说:“我靠!”

  结果这一幕滑稽的转变为《大话西游》,曾经有人说:“他好像一条狗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江南作品 (http://jiangn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