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花痴成情圣

  令狐冲正手操一只大号扳手恶狠狠地瞪着郭靖的衣柜,他确实觉得自己应该和衣柜上那把大铁锁拼命了。

  本来他的懒惰程度在这个宿舍也能排第二,断然不至于暑假还早晨六点半起床。可是郭靖回蒙古前把自己的闹钟锁进了衣柜里。勤苦读书的郭靖素来把闹钟上到早晨七点,而且他的闹钟是地摊上最便宜的款式,和郭靖一样的粗神经,一到点儿就叮铃咣啷欢快地叫上整整一个小时。郭靖犯的小小错误是他忘记把闹铃关上,于是留守宿舍的令狐冲段誉两个人,每天早晨七点就准时聆听郭靖衣柜里的铃声。学生宿舍衣柜完美的设计使得衣柜内部构成了一个共振腔的构造,闹铃响起来的时候俨然是在青铜古钟里播放重金属。

  对此令狐冲和段誉做出完全不同的两种反应,段誉每天早睡早起健康快乐的吃早点,而令狐冲已经养成早晨六点四十必然红着眼睛从床上跳起来的习惯。随后他就会从杨康留下的工具箱里翻出大小器械,整整琢磨上一个半小时,去思考到底应不应该给郭靖衣柜上那把大铁锁留一个全尸。

  “老五,你把桌子上老虎钳给我,”令狐冲招呼段誉。

  段誉好像没听见,呆呆地把头扭到窗外去了。

  “老五?”

  还是没有回答。

  令狐冲抓抓脑袋,有点纳闷。段誉虽然有点呆,不过反应也不至于迟钝到这个地步。令狐冲看着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到了六点五十分,这意味着他如果不能在十分钟内彻底摆平郭靖锁在衣柜中的闹钟,他就再次丧失了早晨睡懒觉的机会。所以令狐冲顾不得段誉,掂了掂手里的家伙,把注意力集中到那把雄壮黝黑的大铁锁上。

  扳手举起,令狐冲这就狠了心准备砸下去。

  第二天早晨六点五十分,前一天的格局原封不动。

  令狐冲挑战那把铁锁一个小时后,发现老东西确实比较经用,只好悻悻然收手,留到第二天继续对郭靖的铁锁发难。而段誉完全没有以前出去吃早餐的兴趣,呆呆地站在窗户前面,支着下巴往外看。

  “喝啊!”令狐冲往下砸的气势已经十足,可他摇摇头,收回姿势去拍段誉的肩膀。

  “老五?老五?看见狐狸精啦?”令狐冲不是迟钝的人,已经感觉到段誉昨天一整天失魂落魄的。最明显的表现是楼长扫了一堆碎纸,刚回去拿簸箕,段誉公然一脚踩在碎纸上就过去了。在宿舍楼里,天大地大不如楼长大,令狐冲乔峰这种自认是猛到家了,也还是不敢和楼长冲突。可是段誉踩了一脚就这么过去了,楼长看见段誉那个眼神,心里有点诧异,什么也没说又把碎纸扫到一堆去倒了。倒垃圾的瞬间,楼长才猛地哆嗦了一下,打心底里往外冒寒气。

  “去你的。”段誉挥开令狐冲的手。

  那个女孩果然又从窗下经过,不过那时候已经过去了,段誉只是还在回味而已。被令狐冲打搅了,段誉很不高兴,耸拉着脑袋跑掉了。

  “狐狸精?狐狸精?”令狐冲觉得无聊,有些自嘲地往窗外喊,“我也很仰慕你,大家出来见一见?”

  “啊!”背后一声大喊。

  令狐冲被吓得一哆嗦。化学系的田伯光刚好进来串门,想必是听到他刚才的话了,正呆在门口。随后田伯光兴高采烈地扭头冲了出去,在楼道放开了嗓子大喊:“瞧一瞧看一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令狐冲精神病发了。”

  “靠,没见识,”令狐冲撇了撇嘴,“没见到老五的样子也有资格说认识神经病?”

  段誉继续失魂落魄,每天早晨六点半准时起床看那个女生从窗前走过,令狐冲继续跟郭靖那把铁锁斗争。如果这种事情换到欧阳克身上,那么根本不会有人郁闷,欧阳克绝对会去花店订一束玫瑰在银杏树下埋伏。这种忽如其来的感情降临在段誉的头上,却让他忧郁起来,以前在食堂里看女生,段誉只抱着纯粹的娱乐目的,和有人喜欢喝啤酒的时候看电视一样,而现在花痴改头换面成了情圣,段誉就开始思考怎么去接近她。

  一旦想到这个问题段誉就头大如斗。他没有胆量和欧阳克那样打埋伏战,也没有令狐冲那么厚的脸皮去打阵地战,更没有郭靖遇见黄蓉那么好的运气去打一场遭遇战。他只能这么早晨起来远远地看她,一边担心着某一天早晨她不再从这里路过。汴大很大,段誉知道她一旦走进人群里,那么再找到她的机会就小得可怜了。

  有一天打开窗户是否再也看不见她呢?想到这种问题,段誉近乎恐惧了。

  于是每天早晨段誉醒得更早,在床上瞪大眼睛想东想西,最终还是一筹莫展,只好等到六点半再起来等那个女生路过。

  如此大约过了一个星期,直到那天晚上田伯光说他们屋的灯管坏了,跑到郭靖床上借宿。

  早晨六点半的时候,令狐冲和田伯光还此起彼伏地打鼾。段誉推开窗户趴在窗台上等,好像约好了一样,那个女生又一次抱着歌谱从下面盈盈走过。晨曦中修长的身影有些朦胧,段誉叹了口气,想赞叹又没什么词儿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江南作品 (http://jiangn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