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痴迷

  随着这一声赞叹,床上两条汉子噌地窜了起来,一起趴在段誉肩膀后面。令狐冲手操一架老式望远镜,是杨康特地从旧货摊上低价淘来的罗刹国军品,放大倍数实在是让人满意。令狐冲连那个女生的鼻子眼睛都看得一清二楚。阳光照在那个女生脸上,留下一抹近乎透明的嫣红,令狐冲咂吧咂吧嘴:“我靠,怪不得怪不得。”

  “伯光同志,你怎么看啊?”令狐冲打着哈哈,蛮有将军临阵的派头。

  田伯光也操着一架望远镜,微微点头说:“喔……”

  田伯光宿舍的灯管好好的,他跑来借宿的惟一原因是令狐冲发现了段誉的异常动静,拉田伯光去认认那个女生是谁。田伯光比令狐冲他们高一届,和郭靖同系,外号叫“刀疤”。其实田伯光脸上一颗痣都没有,别说刀疤了。他真实的外号是“刀巴”——或者说就是个“色”字。

  田伯光比段誉多出了一年看女生的历史,也非常坦率地承认这个问题。初来的时候,田伯光和郭靖聊天,很严肃地说:“其实我是个有点色的人。”当时就吓傻了一个宿舍的人。后来令狐冲才发现他所言非虚,汴大上下但凡有漂亮的女生田伯光都知道对方的老家、年纪、所在的系、是否依旧单身等等。而且田伯光自吹夏天十米目测女生三围误差在百分之三以内,可惜这一点令狐冲无法查证。令狐冲曾经说那你看看我的三围是多少,田伯光摇摇头说我对男人没有经验。

  此时田伯光再次证明了自己在花痴界的非凡资历,一边拿望远镜仔细观察一边嘴里嘀咕:“那不是传说中的王语嫣么?”

  “传说中的?”令狐冲傻了。

  “和我一届的,计算机系。汴梁的,就住29楼。”

  “三围是多少?”令狐冲凑上去。

  “观察这个是我个人爱好,”田伯光严肃地说,“可是我不能传黄贩黄嘛。”

  段誉这才第一次听说那个女生的名字——王语嫣。

  “王语嫣你们都不知道?王黄木赵周听说过没有?”田伯光对两个晚辈的孤陋寡闻感到遗憾。

  “什么乱七八糟的?”令狐冲愣了一下。

  “校花列表,我去年更新的。王语嫣第一,接下来是黄蓉,木婉清不是你们班的么?这你身为班长都不知道?”

  “木婉清,就她还校花呐?”

  “审美能力不过关,一边玩去,”田伯光很不屑,“赵敏和周芷若差不多,不过学生会主席总应该加分,所以就把赵敏放在前面了。”

  “前辈,您这还真权威啊。”

  田伯光龇牙咧嘴笑得高兴,拍了拍段誉:“不过王语嫣是真漂亮,进校的时候我们同学跑来说计算机系那边有个新生好看,我还不相信,蹓跶过去一看才发现一帮高年级的都在旁边晃来晃去。我还跟她选修过一门课,真是壮观,她要坐左边人都挤在左边,她坐右边人都往右边换。我们校庆纪念册里第一张照片不是她么?校庆筹备组的老师点名要她去拍的,纯粹欺骗考我们学校的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学校遍地都是王语嫣那样的呢,进来才知道还是傻姑比较多……”

  “有眼光,有前途,令狐冲跟你比起来是没救了。”田伯光觉得段誉花痴得很有水准。

  段誉尴尬地笑笑,脑子里面只有王语嫣三个字飞上飞下,仿佛一只空虚的蝴蝶。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段誉就要发疯了,不是因为王语嫣,而是因为令狐冲和田伯光两个活宝。

  自从这两个家伙知道了段誉对王语嫣的仰慕,王语嫣这个名字每天至少在段誉耳朵边出现二十遍。段誉打饭回来令狐冲就坐在那里问候:“哟,今天看见王语嫣了么?”

  田伯光则闲着没事就蹓跶过来:“来来来,我给你讲一讲我们学校美女在各个系的分布统计……”

  最夸张的是有时候段誉睡得比较沉,令狐冲居然能六点半爬起来来摇他:“喂喂,老五,起床看王语嫣了。”

  当段誉听见令狐冲趴在课桌上哼一首可怕的歌谣的时候,他的忍耐力终于达到了极限。令狐冲哼的是:“遥远的地方,有一个校花,名字叫做王语嫣……”

  “你们有完没完啊?”老实如段誉也会发火。

  “嗯?”令狐冲从桌子上诧异地抬起头来,“别急别急,我们准备了一件东西送给你。”

  “什么?”

  “铛——铛铛铛——”强烈的降调带着命运交响曲的气势,令狐冲一脚踩在凳子上,挥舞一张地图抖了一抖。他刚才趴在桌子上一直在画这个。

  “嗯?”段誉不解,那就是一张普通的汴大地图。

  “看看,”令狐冲拿笔点了一点,“我们统计了一下,这一个星期除了你在楼下看见王语嫣七次,我和老田在食堂看见她四次,文体中心看见她两次,图书馆看见一次,29楼门口看见一次。”

  地图上标志着这五个点,旁边注明了王语嫣出现的次数。

  “然后我们把这五个点连起来,”令狐冲一边说一边画。

  “这就是王语嫣的每日行动路线图!”令狐冲长笑一声,“古书不是说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有了这份路线图,你就知道怎么找到她,然后……”

  令狐冲单掌下劈,有挥剑斩敌酋之势:“然后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段誉哭笑不得,眼见令狐冲画得认真,也不全是戏弄的意思,可是他要是再三感谢收下这份路线图又显得很愚蠢。

  “你别耍了行不行?”段誉叹了口气。

  “靠,不就是个女生么?这你都搞不定?实在太让我瞧不起你了。”令狐冲又在地图上加了几笔,“得了,我们帮帮你吧……反正最近也无聊得很……”

  段誉抬头一看,差点把自己舌头给吞下肚去。只见地图上画着三色的箭头,注明一方面军段誉,二方面军令狐冲,后援部队田伯光。三个箭头去势豪迈,如狼似虎地直指男生楼下的一个小点——王语嫣部。

  这个事件后来被杨康写到一本回忆汴大生活的野史里,史称“第一次围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江南作品 (http://jiangn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