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穆念慈”和“女朋友”

  穆念慈坐在人群中间,周围是人声鼎沸。

四年了……这个时间概念从彭连虎嘴里无意说出,却让穆念慈有些发呆。四年过去彭连虎都成有为青年了,而她和杨康还是老样子。

杨康说:“这不是穆念慈么?”穆念慈有些茫然,难道“穆念慈”和“女朋友”两个概念是对立的不成?如果穆念慈在杨康的心目中是永远不可能成为女朋友的一个名字,那么她到底是什么呢?

身后是杨康拿着话筒在吼《大宋御林军军歌》——杨康的保留曲目。周围一帮兄弟和他一起吼,杨康还是一如既往地受欢迎。穆念慈有些落寞地坐在人群里,似乎是个陌生人。

程瑛当时在电话里说:“带男朋友一起来啊。”

于是女同学都是和男朋友一起来的。汴大附中送出去的女生又留在汴梁的,绝大多数都是进了汴大。而汴大一向号称出品知书达理的漂亮女生,即使不那么漂亮的女生,也沾光销得快。记得大一时候还是男女生分开坐,大二的聚会却是男女间隔着坐了。

“穆念慈,不吃辣啊?”穆念慈的旁边居然是彭连虎。彭连虎看她一直默默喝水,给她盛了一满碗的菜,倒像是他在请客一样。

穆念慈只好笑笑:“吃啊,不过是有点辣……”

彭连虎看她笑了,也高兴起来,对跑堂的伙计说:“下面几个菜别加那么多辣椒,我们这边女士多,啊?再给点冰水,给女士漱口。”

这是那时候抢自己的人么?穆念慈幽幽地叹口气。

“怎么坐着不说话啊?”程瑛也上来拉穆念慈,她身后跟着一个男生,依稀有点杨康高中时候的感觉,清秀俊朗。

“有点累,没事啊。”

“那我过去跟他们说几句话,马上回来。”程瑛摸了摸穆念慈的额头,她和穆念慈关系不错,一直都是好朋友。

穆念慈点点头。

“程瑛,”那个清秀的男生有点犹豫,但还是歉然地说,“我先走了,陆无双还让我帮她写通史的论文,我晚上不写就来不及了。”

“等一会我跟你一起走吧……”

“你们先玩着吧,”男生说,“时间还早。”

“喔。”程瑛淡淡地应着,穆念慈注意到她的目光有些黯然。

“哟?有人要走?”杨康急忙把话筒往旁边的人手里一塞,一窜就过来了,“一起走吧,我也有点事情,我们快考试了。老丘逼死人了。”

程瑛低头问穆念慈:“那你跟杨康一起走么?”

“早着呢,菜还没上完,你们急什么?”杨康说。

“你送穆念慈回去啊,你陪她来,哪有让女孩自己回去的?”程瑛一向是当大姐的,面面俱到。

跟程瑛一起来的那个男生脸上有点不自然,穆念慈感觉到程瑛的手指在背后轻轻捅了捅自己。

“没什么危险,路上刑部兵马司不是有警察巡逻么?而且晚上回汴大的多呢,”杨康说,“随便找个人送也行啊。”

彭连虎在旁边点头:“不然我送得了。”

“不要紧,”穆念慈笑,“没什么危险,路上刑部兵马司不是有警察巡逻么?”

杨康和程瑛带来的男生赶快掉头跑了,如逢大赦一样。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穆念慈才发现这两个人是真的很像,连鼻子眼睛都有说不出的相似,好像一对兄弟一样。

程瑛没有离开,她捏了捏穆念慈的手掌坐在她身边,用手指梳理着她的头发:“刚拉直的吧?你头发这个长度,拉直最好看了。”

穆念慈愣了一下,笑了,程瑛忽地叹了口气。

最后是程瑛送穆念慈回学校的,反正她在旁边的宋朝大学,也算顺路。

两个女孩在路上走,一阵夜风吹过,还是有点冷,穆念慈打了个哆嗦。

程瑛把自己的外套递给穆念慈:“春天穿成这个样子,不冷啊?为了漂亮不要命了。漂亮有什么用?你以前又不是不好看。”

穆念慈喝了点啤酒,脑袋有点晕,可是还能听出程瑛的意思。穆念慈低了头,没说话。

“杨康就是那样……”程瑛说。

“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穆念慈打断了她。

“他啊?不是我男朋友,”程瑛轻轻笑了起来,“大家都带男朋友来,我也不能自己来吧?”

“不是?”穆念慈站住了。

“一般朋友。”程瑛淡淡地说。

穆念慈动了动嘴,可是没说出来。

“不信啊?”程瑛笑了,“别瞎想了,确实是一般朋友,他有女朋友了。”

“别想了。”程瑛挽起穆念慈的胳膊,“杨康对你还不错,你高兴跟他在一起就行。他喜欢不喜欢你就是他的事情了,你也没办法。反正我从高中看你就离不了他……”

“他不喜欢你啊?”穆念慈在一点酒意下终于问了。

“也还行,”程瑛说,“可他不是有女朋友了么?”

“那你以后怎么办?”

程瑛无声地笑着:“你还以为真的谁离不了谁啊?”

“怎么样怎么样?”回到宿舍,黄蓉立刻凑上来问。

“没事啊,”穆念慈有一丝疲倦的笑容,“挺好的。”

“那杨康说什么?”

“他快考试了,回去复习了……”

穆念慈爬到自己的上铺,躺下来看着苍白的天花板,脑子里空荡荡的,直到电话铃响了起来。不可能是找黄蓉的,因为黄蓉自己带手机,于是穆念慈下来接电话。

只是微微的一声咳嗽,穆念慈已感到一阵战栗。仅仅一声咳嗽她就听出了杨康的声音。杨康毕竟还是打电话来了……

“喂,”话筒对面的杨康清了清嗓子,“我有一句话一直想告诉你……我怕再不说就没有勇气了……”

当时穆念慈的心里一片空旷,像一片浩瀚得可以看见地平线的荒原。眼泪好像已经滚在眼眶里了,她几乎握不住话筒,偏偏话筒对面又是久久的安静。

然后杨康很认真地说:“我是猪!我真的是猪!”

穆念慈还没有反应过来,段誉已经接过了话筒喊:“他是骗你的,其实我才是猪!”

穆念慈听见隐约有杨康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杨康说:“我靠,再来再来,上一把是你们手气好。”

说这话的时候杨康已经坐回了牌桌旁边。事实上,那天晚上他和郭靖几个在宿舍里打拱猪。他和段誉一伙,不幸败在令狐冲和郭靖联手下。起初的规定是打输的人钻到桌肚里去,后来打输的人要给随便一个熟悉的女生宿舍打电话,对接电话的女生说:“我有一句话一直想告诉你……我怕再不说就没有勇气了……”

然后在女生心跳加速还来不及回答的时候大喊:“我是猪!我真的是猪!”

而另一个输家必须在他喊完以后马上抢过话筒说:“他是骗你的,其实我才是猪!”

事实上在对穆念慈说这句话以前,杨康已经对木婉清、王语嫣、阿紫、傻姑她们都说过了。有时候对方会噗哧一声笑出来,比如阿朱,而像阿紫那样的女生还没等他说完就会抢答:“其实你不用说了,我早就知道你是猪,当猪好可怜,你还四处宣传,真是委屈你了。”

当杨康打电话给穆念慈她们宿舍的时候,杨康也并没有想到会是穆念慈来接电话。说完那句经典的话以后,他就急急忙忙扔下话筒去牌桌上报仇去了。穆念慈当时甚至没有机会说一句话,杨康也不曾想到话筒另一侧会有人黯然失神,而这黯然失神的人竟是穆念慈。

穆念慈默默地把话筒挂上。黄蓉从帐子里探出脑袋,看着她呆呆站在电话旁边,许久都不曾动一下。

黄蓉说:“姐姐,你见到鬼啦?”

穆念慈轻轻摇头说:“我没事。”然后爬到上铺自己的帐子里,头落到枕头里的一刹那,眼泪唰地滑过了脸庞,穆念慈死死地抓着毛巾被盖住自己的脸。

直线距离仅仅几百米外的男生宿舍,杨康依旧在一片乌烟瘴气中抓了满把的纸牌,脑袋里只有变化的红心、方块和梅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江南作品 (http://jiangnan.zuopinj.com) 免费阅读